龍炎輝
超凡入聖№

[文章資訊] 周恩來爲何反對出獄的溥儀回故宮工作

-->

人民大會堂是名副其實的“權力的大廳”,與每一個中國人的命運都息息相關,因爲無論在這裏舉行的全國人大、全國政協還是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做出的每一項安排,決定的每一個路線、方針、政策,發出的每一道指令,都會産生廣泛而深刻的影響。

周恩來爲何反對出獄的溥儀回故宮工作

對于小人物是如此,對于活躍在政治舞台上的大人物們,也是如此。

人民大會堂,作爲新中國的政治舞台,還是見證改造靈魂的場所。

1959年12月9日的北京城,被一場瑞雪籠罩。

新建成的人民大會堂銀裝素裹,雄偉之中平添了一絲靓麗。

這一天,人民大會堂同一位身份特殊的人物聯系起來,此人便是中國的末代皇帝愛新覺羅·溥儀。溥儀是以被特赦的戰犯、新中國的普通公民的雙重身份,前來參觀人民大會堂的。曾經居住在距人民大會堂不遠處紫禁城內的末代皇帝,不禁感歎于眼前人民大會堂的雄偉,也爲自己的前半生感到痛悔。

辛亥革命之後,清帝退位,溥儀只好在紫禁城內稱孤道寡,與現在的人民大會堂只有一街之隔。

日本入侵中國之後,溥儀來到東北,成爲由日本人扶植的“滿洲國皇帝”。他一方面通過對東北民衆的橫征暴斂,支援日本的“大東亞聖戰”。爲討得日本人的歡心,他甚至下令把宮中的金屬門把手也拆下來送給了日本人。

蘇聯紅軍對日宣戰,溥儀帶著手下人逃到了通化。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16日夜,溥儀在大栗子溝一家旅館的樓上宣布退位。

8月17日上午11時,溥儀在沈陽機場准備乘飛機逃往日本時,被蘇聯紅軍抓獲,送到蘇聯伯力市內的第45收容所,接受改造。在那裏,溥儀度過了難熬的5年。

新中國成立後,1950年7月30日,溥儀等70多人被遣送歸國,在撫順戰犯管理所關押。朝鮮戰爭爆發後,溥儀等人隨著戰犯管理所遷往了哈爾濱,在一個鉛筆廠每天糊制包裝鉛筆的紙盒。

1959年9月的一天,中共中央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建議,在慶祝建國10周年之際,特赦一批已經改惡從善的戰爭罪犯、反革命罪犯和普通刑事罪犯。

最高人民法院的代表,專程到戰犯管理所,向溥儀宣讀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特赦通知書》:

        遵照1959年9月1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特赦令,本院对在押的伪满洲国战争罪犯爱新觉罗·溥仪进行了审查。

罪犯愛新覺羅·溥儀:男,54歲,滿族,北京市人。該犯關押已經滿10年。在關押期間,經過勞動和思想教育,已經有確實改惡從善的表現,符合特赦令第一條的規定,予以釋放。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1959年12月4日

與溥儀一同受到特效的犯人共10人。在臨行前,所長從溥儀交給政府的那些珍寶中揀出一只法國金表交還給他。

“這是我從前用剝削來的錢買的,不能要。”溥儀不收。

所長規勸說:“現在是人民給你的,收下吧!”

然後,所長對一同特赦的10個人說:“你們回到了家,見了鄉親和家裏人,應該給他們道個歉。因爲過去對不起他們。我相信,家鄉的人會原諒你們的。只要你們好好地做人,勤勤懇懇地爲人民服務,一切都不會有什麽問題。”

溥儀回到了北京後,暫住在前井胡同,每月由民政局發給60元生活費。

溥儀回到北京後的第5天,周恩來總理派人將他從什刹海西岸的前井胡同,接到人民大會堂北京廳,同時被邀請的還有從北京功德林監獄特赦的國民黨人士杜聿明、王耀武、宋希濂、邱行湘、曾擴情、陳長捷等10人。

在封建時代,溥儀是高高在上的皇帝。現在,他作爲普通公民,很想看看人民大會堂內部是什麽模樣。過去,他曾向帶領他們參觀的市民政局的殷兆玉提出請求。盡管當時人民大會堂並不對外開放,溥儀還是被特別安排而走進了這座殿堂。不久之後,他再次來到這裏,感慨頗多。

與周恩來總理一同參加接見的,還有陳毅和習仲勳副總理以及張治中、邵力子、傅作義、章士钊、屈武等人。

中共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徐冰,給大家做了相互引見。

周恩來與這批特殊的客人握了手,讓溥儀坐在自己身邊。

這批人中,除溥儀和陳長捷等另外兩人外,其余全部畢業于黃埔軍校。周恩來曾任軍校政治部主任,自然與他們有師生之誼。

黃埔一期畢業的曾擴情被特赦後,以學生的身份致信周恩來,誠懇地請求“賜教”,成了這次接見的由來。

周恩來總理逐個了解每個人的近況。

“我們這些人沒聽老師的話,走到反革命路上去了。”杜聿明慚愧地表達了忏悔之情。“這不能怪你們,我這個當老師的沒帶好你們。”周恩來總理诙諧地說。

溥儀聽周恩來問起自己,連忙站起來抱拳拱手。

周恩來爲了緩解他的緊張情緒,開玩笑地說:

“請坐吧,你們滿族人的那套繁缛禮節要取消。”

“我要是在大街上,一看到這些特征,就能認出他是滿族人。”

談起滿族人的禮節,周恩來並不陌生。

“溥儀先生,當初我在北京讀書,也是你皇帝管轄之下的臣民啊!”

陳毅副總理說:“你特赦出來,我們都想見見你呢!”

幾句風趣的話,頓時讓溥儀緊張的心情放松下來。

“你們是標兵,要經得起考驗。”周恩來鼓勵大家,“我們政府說話算數,是根據人民的利益釋放你們的。”

周恩來總理跟大家開誠布公地談了共産黨的立場、觀點、實踐、前途。

“民族立場、人民立場,也就是民族的利益、人民的利益。從鴉片戰爭到今天,將近120年,中國人民翻身的事實,連帝國主義也不得不承認。”

周恩來問溥儀:

“溥儀先生,你可以證明這一點嘛,比你們過去搞得好吧?”

溥儀非常贊同周恩來的觀點。

舊中國的腐敗不堪,在座的諸位都有同感。今天,新中國的建設成就也是有目共睹的,大家所在的人民大會堂就是最好的例證。六億五千萬中國人在國際上有了很高的地位,這些都離不開共産黨的領導。

周恩來總理寓意深刻的話,在大家的心中引起了很大的震動。後來溥儀把周恩來談話的要點工工整整地抄錄在筆記本上,在重病期間還不時地拿出來看。

周恩來看著溥儀心事重重的樣子,開導他說:

“你當皇帝的時候才兩三歲,那時的事不能讓你負責。但在僞滿時代,你是要負責的。”

中肯的評價令溥儀感到心服,心裏熱乎乎的。

“清朝不僅亡了國,而且亡了族。”周恩來接著說。

的確,清朝滅亡之後,滿族人紛紛改名換姓,從北洋軍閥時代就開始了。那時的滿族人多不敢稱自己是滿族,像著名作家舒舍予(即老舍)、程硯秋就是例子。新中國成立之後,情況大有好轉,成了各族人民融合的大家庭。

“認識了立場是一個問題,站得穩站不穩又是一個問題。民族立場、勞動人民立場的建立,是長期的,要從改造入手。”周恩來簡明地歸納了自己的觀點。

會見的時間很快就要結束了,人們似乎還沒有聽夠周恩來的諄諄教誨。

離開人民大會堂的前夕,周恩來勉勵溥儀、杜聿明等人說:

“你們的新生開始了,今天是以新人的資格相見的。你們是新人了,不是皇帝、總司令了。我們是以朋友相待。現在社會上還有死角,希望大家努力把它消除。我們不僅要有經濟建設,還要有精神建設、政治建設。我們的時代是向前發展的。”

周恩來又告誡大家:

“不勞動不得食,有機會鍛煉對你們說來還有必要,可以幫助你們樹立勞動觀點。你們出來後,集體觀點要鞏固,不然,個人主義的思想就會擡頭。你們個人主義的東西還不少,十年所得不要抛于一旦。你們有了一定的勞動觀點、集體觀點,今後不要丟啊!”

周恩來的教誨,增強了這些共和國特殊公民駛向新人生彼岸的信心。

對于溥儀工作問題,周恩來安慰他:

“不要著急,工作問題過春節再談。溥儀先生你也不要過分自卑。我想,你們第一要相信國家信任你們。第二還不會樣樣滿意,倘有不滿意的事,可以寫信給徐冰部長。你們是舊社會過來的入,舊東西多,但可以改造社會不易改造的死角。”

周恩來總理的用意,是充分發揮這些人的作用。這些人的作用非常特殊,有些是共産黨起不到的。

“你們在舊社會生活了四五十年,與舊社會關系不可能沒有聯系,拒絕他們不行,讓社會改造他們更好。你們的親友,你能影響他,他也能影響你,新的一代也可能批評你們。”

陳毅善意地提醒這些特赦人員,要防止庸俗的你捧我、我捧你時,周恩來表示贊成:

“陳老總提出來,有好處。新的環境,是對你們進一步的考驗。”

周恩來接見的5天之後,中央統戰部專門宴請了溥儀等人。李維漢、張執一、全國政協副秘書長平傑三、公安部副部長徐子榮都出席了宴會,溥儀特別被安排在李維漢和徐冰之間。

過了春節,統戰部組織這些人參觀了北京,就住在崇文門內旅館,以方便他們的學習和生活。

幾天後,在一次座談會上,溥儀說出了自己的心裏話:

“是祖國改造了我,她是我的重生父母。我要爲國家建設貢獻自己的力量,甚至生命!”

1960年的春節前,人民大會堂舉行宴會,溥儀也在被邀請之列。

周恩來總理與中科院院長郭沫若,就溥儀的工作問題專門進行了協商。

周恩來打算讓剛特赦的溥儀去中科院下屬的北京植物園參加勞動,征求了郭沫若的意見。

“聖上駕到,當然歡迎。”郭沫若模仿戲中的道白,拖長了聲音回答。

周恩來特意叮囑:“要作爲一項重要的任務來對待,只能做好不能做壞!”

關于溥儀的工作,周恩來曾打電話,親自過問。

承辦這件事的人還記得,周恩來總理在電話中指示,要辦好兩件事:

一是找個醫院,給溥儀全面檢查一下身體。

二是工作問題,原來的意思是到中科院下面的工廠勞動,現在考慮在植物園勞動,學點技術和知識,訂個規劃。

原來,北京市民政局曾經考慮把溥儀安排到離人民大會堂不遠處的故宮參加勞動,周恩來不同意:“不太合適吧?故宮每天那麽多遊客,如果都來看‘皇上’,怎麽辦?”

而溥儀去植物園勞動,就沒有這個問題了。

北京植物園坐落在京郊西山腳下,也是周恩來批准興建的,占地約5,000余畝。

溥儀到香山植物園之後,周恩來做了具體安排。

至于下放勞動的時間,爲期1年。每天半天安排勞動、半天安排學習,禮拜天可以休息,每兩星期回城一次,可以自由活動。生活困難,可以另外補助。

一個名叫劉保善的20多歲高個子青年,跟溥儀住在一個屋裏。組織上特別關照,溥儀的年紀太大,學習多點,勞動時間可以適當短些。

來植物園的第3天,溥儀被分到溫室勞動,溫室裏彙集了國內和五大洲的2,000多種植物。勞動使他逐漸改變了靠服藥才能入睡的習慣,神經衰弱症不見了,腦袋一沾枕頭就能呼呼入睡。他自己也承認現在能吃能睡,體質好多了。

第一個月的工資發下來之後,溥儀用這筆錢買了棉花和被面,由同事幫他做了一床紫花面的新被。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用勞動報酬換來的生活用品。

後來,周恩來又把溥儀找去,問他以後的安排。

溥儀說:“我對曆史、文藝方面感興趣,過去下過功夫,但這不是當務之急,還得在勞動中鍛煉……”

1961年2月18日,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徐冰在全國政協第一次會議上鄭重宣布,第一批特赦的7人在全國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擔任文史專員。名單裏第一個就是溥儀,其他有杜聿明、王耀武、宋希濂等人。

其他人均是面露喜色,惟獨溥儀低頭不語。原來,自從寫完《我的前半生》之後,溥儀自己覺得沒東西可寫了,住在城市總感到不如植物園清靜。

溥儀給民政部門打去電話,希望在文史資料委員會領取特遇,仍住在植物園參加勞動。反映給周恩來之後,周恩來只同意他可以每星期去一兩次植物園。

從此,溥儀開始在全國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上班。

“把親身經曆記錄下來,傳之後代”,溥儀則成了首批文史專員之一。

 1967年10月17日淩晨2時30分,溥儀帶著對人間的眷戀咽下了最後一口氣。10月22日,他的骨灰存入八寶山革命公墓。


#1樓
請幫忙分享到: | Twitter | Google+ | 微博 | 更多… 發帖時間:2015-08-15 11:46:32   |   回複數:10
ALLEN820213
超凡入聖№
感謝樓主分享!!!
2015-8-15 #2樓
cg07218
一代宗師
感謝樓主分享!支持一下!
2015-8-15 #3樓
zk13145201
一代宗師
感謝樓主分享@@@@@!
2015-8-15 #4樓
笑凡
一派掌門
感謝樓主分享
2015-8-15 #5樓
sfgzr
小有名氣
感謝樓主分享
2015-8-15 #6樓
xba86
武林高手
感謝樓主分享
2015-8-15 #7樓
ditintie
武林高手
感謝樓主分享!支持
2015-8-16 #8樓
cloudfly55
江湖小蝦
今天是周總理忌日,懷念總理!從此文中也可以看出周總理對工作中對工作的認真細致,既講原則,又充滿溫情,慢慢的人情味,現在的共産黨幹部真要以總理爲楷模啊
4月前 #9樓
zma729
武林高手
都進入二十一世紀了,國人的民主意識,還如此的淡薄。
4月前 #10樓
OOOOO
武林高手
故事寫得普通,真實原貌可信度低於5%
4月前 #11樓
遊客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