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epen
江湖小蝦

[TXT] [附件下載] 《歡樂頌》知道吧,它的作者是最神秘的女作家-阿耐。她的最好作品是一套長篇小說《大江东去》,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

記者:阿耐您好!首先我得向您致敬!我得承認我被您的《大江東去》震住了。用現在最流行的話說是“雷”倒了!一百五十萬字,二十個年份,有個性的人物達十多個,主要人物也有七八個,這樣的規模我只在托爾斯泰那批十九世紀現實主義作家中看到過,現在很少能看到這樣的作品了,我想問的第一個問題是:是什麽力量促使您有這樣的寫作沖動,完成這樣一部宏大的作品的?
阿耐:有一個有趣的現象,寫小說的作者筆下都有他最得心應手的時代,那個時代屬于他的年輕時代。 
人的成長從一張白紙,變爲異彩紛呈,大約最醒目的記憶便在好奇而勇敢地認識這個世界,並無預設立場地定型世界觀的時期。人生的第一次思考,和逐漸成熟的思維,都會在一個人的心中留下深刻烙印。同時初進社會,令一個年輕人有充分的視野,從底層看足這個有趣的社會,給記憶留下最豐富最有層次的內容。在經曆世事,逐漸沈澱、回顧、反思,若還有什麽能調動一個上老下小的人到中年者的筆寫下長篇累牍,大約只有對年輕時代回憶的沖動。
而我有幸生活、成長在這個中國大變革大發展的年代。我和我的同齡人被時代的洪流裹挾著,也被心中對美好生活的欲望驅使著,全身心地投入大家小家的建設,我們取得驕人成績。但是伫足回望,卻是看到很多盲目,很多不足,很多遺憾。我們在建設中放棄了誰,剝奪了誰,遺忘了誰;我們的同路人有誰掉隊,有誰失足,有誰超前;我們的物質生活進步清晰可見,而我們的精神世界卻偏離崇高、尊嚴、真實,日益被物質侵蝕;爲什麽?我們,該如何走出下一步?
我經曆過,我正思考。我需要寫出來,先給自己一個回答。
記者:今年是改革開放三十周年,不少出版社都推出了反映三十年社會變遷的文學或准文學作品,您讀過的有嗎?如有,您怎麽看這些作品,您覺得您《大江東去》的特色在哪裏?
阿耐:我看了吳曉波的《激蕩三十年》,這是一本以人文角度看經濟社會的很精煉的書。也看了一些本地報紙的回顧,正因爲報紙的地域性,正好適合這個地域出生成長的我。但我喜歡自己尋找舊時報刊雜志,查閱第一手的未經現代人加工的資料。
《大江東去》的特色在于提取人物樣本的全面,描述事件的系列,還有故事的有趣——小說首先是給人看的。因此它幾乎是文字版的《清明上河圖》。
記者:您的責編說您的這部作品是“改革三十年的記憶之書”,這是否是說這部作品是對三十年的記錄呢?或者是能夠喚醒人們對三十年的回憶呢?您認同這樣的說法嗎?
阿耐:嚴格地說,目前這本只描述了二十年,後十年我還在醞釀中。寫這本書,我首先需要面對的是自己,如何憑良心發掘、回顧、反思、提煉……。如果有讀者從中看到他們消逝的青春,或者因此書而思考,那是我的額外收獲。作爲小說作者,首先要勇敢自信地面對自己,然後才能接受讀者評價。 
記者:《大江東去》裏每一章節都以年份命名,從1979年開始,每一年就是一個章節,這種編年體的寫法運用到小說中我還是頭一回見到,您這樣做的原因是什麽?不怕人們誤認爲它是一部紀實文學而影響它的藝術性嗎?
阿耐:原因很不文學,純粹私人因素。從小閱讀那種時間跨度大,人物涉及衆多的演義類文章,都喜歡另取一張紙,上面隨手記錄下時間段和其中發生的標志性事件及思考推測。我記得最誇張的是看《東周列國志》時,用的是三張A3紙粘聯起來的表格,因此可以保證看到後面而前事不忘,甚至不僅是不忘。也因此很遺憾地發現幾本名著人物細節設定的前後矛盾。遺憾或許是美,或許是藝術,但藝術和美不應該建立在錯誤之上。若幹年後若還有人閱讀《大江東去》,我希望此書不會誤人子弟。
記者:小說人物的設置看來是非常有代表性的,宋運輝也好,雷東寶也好,楊巡也好包括梁思申幾乎是改革開放三十年不同經濟形式的形象代表,您在寫到他們時除了抓住他們每個人的不同個性特征外,有過考慮他們代表的群體性嗎?如果要您概括出這四種人代表的不同經濟體的特征,您如何看?
阿耐:問得好。改革是因各階層人們對尊嚴生活的需求。這種需求可能是自發的,也可能是自覺的。可以來自農村廣闊天地,也可以來自高等學府。我國改革的特點是,在自覺尚未突破意識形態桎梏的時候,農村自覺發起的改革已經潑辣辣星火燎原。由此改革的進程,我設定四個典型人物的先後出場,雷東寶代表農村因溫飽所迫而自發改革,而後轉向鄉鎮企業的那個群體。宋運輝則是代表我們國家大多數時候抱著,可也一直有力限制著,更有一段時間只取不給的老大哥國企那個群體。楊巡則是很典型的個體形象,如果再細分一點兒,更代表浙閩一帶個體戶發展至私營經濟的那個群體。梁思申與外公代表的是外資那個群體。他們曾經有過自發的帶有點革命性的浪漫主義,但是面對現實社會的種種,他們本能地自覺地轉向實用主義,甚至功利主義。轉換中有人因爲修養的缺位,因爲認識的止步不前,而終至走向他們最初出發點的反面。
記者:同樣是寫改革開放三十年的作品,作爲一個企業管理者,您最關注的可能是經濟,但經濟和政治必然聯系在一起,您認爲在這三十年裏,中國最關鍵的一個詞是什麽呢?是經濟嗎?
阿耐:我認爲最關鍵的一個詞是“人”。 
記者:您一直以來的寫作主題幾乎都是和經濟題材有關,媒體也稱您爲財經作家,您認爲《大江東去》是一部財經小說或商戰小說嗎?其實這裏面的商戰也夠厲害的。
阿耐:我更喜歡的是寫人。可能因爲我身份局限,我更多描寫的是商業社會中的人。
記者:您認爲《大江東去》最讓您有成就感的地方是什麽?有不滿意的地方嗎?
阿耐:寫《大江東去》的過程,也是我梳理反思提高的過程。因此我目前爲止最大的成就感是自己對世界認識的提升——更全面,更系統,更深入,也更寬容。落實到實際生活中,因爲有對前三十年經濟和社會的總結回顧,面對目前席卷世界的金融危機,我可以有更理性的判斷,有更從容的應對。
記者:聽說網絡上有讀者拿著每年的《人民日報》對照您的小說讀,並作了專門的閱讀筆記,真有趣。您覺得這說明了些什麽?
阿耐:這可能是因爲大家都對那段曆史有共鳴吧。三十年彈指一揮間,蓦然回首,發現時間過得太快太快,世界也變得太快太快,快得我們目不暇接,心浮氣躁,快得我們都來不及靜下心來思考。《大江東去》成了一個引信,觸發某一部分的人們對精神領域的探索。
記者:因爲時間關系,我想問您最後一個問題。您認爲這部小說如果沒有改革開放三十年的宣傳背景,它應該是什麽面目呢?我想真正讀小說的讀者一定很關心這個問題。謝謝您!
阿耐:曆史是一枚鈎子,《大江東去》是被宣傳挂到鈎子上的衣物。去掉鈎子,衣物依然是衣物。


1 個附件 售價 大小 下載 時間

江東去.rar 1 金币 1.52M 441 次 9天前

#1樓
发帖時間:2017-01-09 17:04:44   |   回複數:9
nicepen
江湖小蝦
火起來
9天前 #2樓
consen
江湖小蝦
很不錯
9天前 #3樓
nicepen
江湖小蝦
引用 consen:

很不錯

都是愛書的人

9天前 #4樓
lxqs2006
江湖小蝦
最好的是大江的续集    艰难制造   纸书出了叫 民企江湖
9天前 #5樓
ghnclt
武林高手
怎么还要登錄一次才能下載?
9天前 #6樓
nicepen
江湖小蝦
引用 lxqs2006:

最好的是大江的续集    艰难制造   纸书出了叫 民企江湖

民企江湖,分上下兩部。已經結局了。因爲是續篇覺得還是差一點。可能是年齡原因,2000年以後的已經離現代太近。沒有大時代的滄桑巨變感覺。也就算是商戰題材吧

8天前 #7樓
臭臭129
武林高手
謝謝,下了看看。。。。。。。。。
8天前 #8樓
白天雨
武林高手
这个还没有看过 顶!d=====( ̄▽ ̄*)b一下
3天前 #9樓
nicepen
江湖小蝦
引用 白天雨:

这个还没有看过 顶!d=====( ̄▽ ̄*)b一下

看過都說好

1天前 #10樓
遊客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