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聖
武林盟主

十大殺手

-->


神兵利刃——羅納爾多

如果一定要把羅納爾多形容爲某種武器的話,那他一定是那種江湖中傳說的神兵利刃,只有功力已至巅峰的高手才配使用。未見其鋒,便已心寒,而令對手心寒的正是那種漫天飛揚的淩厲殺手,大多數人甚至在還沒有機會使出一招半式時,就已在殺氣中窒息,而殺氣正是神兵利刃最可怕之處。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機會與羅納爾多同場較量,但有過這種經曆的人一定都有這樣的一種體會,那就是一旦K近他,就會感覺到一股刺骨的殺氣和這種殺氣所帶來的深深恐懼。有時候完美到達極致時,也能化爲令人恐懼的巨大壓力,羅納爾多正是力量、速度以及技術的完美組合,在足球場上,他的第一次射門,每一次帶球晃動,甚至每一次突破都會給對手帶來巨大的恐懼,而一種真正的恐懼,非但能令人心身麻痹,更能令人意識和肉體在瞬間崩潰。卡恩與羅納爾多的對決無疑是江湖中絕頂高手的巅峰之戰,經此一戰之後,江湖中流傳已久的傳言終成現實:上古神兵,再現江湖。



長劍——勞爾

伯納烏球場,翩翩少年,白衣如雪,迎風而立,動如脫兔,靜如處子。于萬人注目之中,從容殺入敵陣,斬敵上將,全身而退,能如此集潇灑與殺氣于一身的,唯有勞爾。勞爾就是當今江湖中最可怕的一把劍。關于這把最可怕的劍,江湖中有很多傳說:當它未曾出鞘時,有如一湖碧水,令人沈醉;一旦長劍出鞘,則寒氣逼人,映人毛發;出手時劍光一卷,如星雨銀河,對手已悄然倒下,而如霜雪般的劍刃之上,卻滴血未沾。這就是球場上的勞爾,更是最可怕的溫柔殺手。杜甫詩中有雲:“昔有佳人公孫氏,一舞劍器動四方,觀者如山色沮喪,天地爲之久低昂,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說的雖是公孫氏舉世無雙的劍法,但用于形容勞爾這把西甲名劍也決不過分。在他的面前,再有名的神兵利刃也無法掩蓋他的光芒,而在西班牙,即使是他的敵人也無法長久保持對他的仇恨,因爲他已經是整個西甲武林的象征。



神箭——享利

“林岸草驚風,將軍夜引弓,平明尋白羽,沒在石棱中。”說的就是百步穿楊的神箭。而在球場上,享利便猶如一支這樣的神箭。箭,鋒利不如刀槍,剛猛不如錘斧,但你若因此不把它放在心上,你就會大錯特錯,而在兩軍對壘的戰場上,這樣的錯誤只要犯一次,便足以致命。久經戰陣的江湖中人都知道,當一利箭瞄准你的時候,即使它在百步之外,你也必須集中全部精力做好防備,因爲箭最可怕之處,莫過于它閃電般的速度,哪怕是你有了片刻最輕微的疏忽,它便已經呼嘯而至,直插你的心髒。享利即便是憑借神箭絕技博取英倫第一高手之位,但神箭之威名足以令各路好漢聞箭色變。



霸王槍——舍甫琴科

槍爲百兵之祖,在江湖中也許是最爲普通的兵器,而武林中流傳的槍法也是數不勝數。你可以不知道天下最高明的槍法,但你決不能不知道天下最有威力的一杆長槍,這就是被奉爲槍中之神的霸王槍。霸王力拔山兮氣蓋世,霸王槍的槍尖若是刺在人身上,固然必死無疑,就算槍杆打在人身上,也得嘔血五鬥。在球場上,舍甫琴科就是這樣一杆霸王槍,聚千斤之力于槍尖一點,則敵人受力無異于萬斤巨斧。但舉重若輕,又決不失之板遲滯,即使遇到強大阻力也會甯折不彎,直刺敵人咽喉。想當年,霸王槍在歐洲賽場上初現江湖,便已驚起漫天風雨,如昔日燕人張翼德手中的丈八蛇矛,在萬軍之中取上將首級如同探囊取物,打遍天下難逢敵手,引起亞平甯各大豪門爭相網羅,霸王槍從此威名遠播天下。



暗器——因紮吉

刀光劍影固然能制人于死地,但武林中還有另外一種致命武器——暗器,神鬼莫測,來去無蹤。暗器的可怕之處在于它不會逼迫你露出破綻,卻只是永遠在窺刺著你的破綻,而最終暗器的出手也只需要對手的一個破綻。這就猶如因紮吉自己從不會去創造機會,但他只需要一個機會便可以進球。暗器有很多種,而在球場上的因紮吉無疑是最致命的那一種,他便如同那一種粹過劇毒的鋼針,細如紋須,令你無從提防。他潛伏在禁區之內,無需出手便讓對手感覺到如芒在背,而當他真正出手時,也絕不會聲勢驚人,或者賣弄花巧,他所需要的只不過是在你身上輕輕的一刺,但這一刺卻見血封喉,一針致命。也許會有人認爲比之刀槍劍戟,暗器不夠光明正大,但在江湖上,暗器名家同樣受人尊重,因爲任何一種技藝達到完美,都會令人無法抗拒。



長鞭——皮耶羅

長鞭,靈性十足,剛柔相濟,變幻莫測,亦如球場上的皮耶羅,精明詭秘,難以揣測。在十八般兵器當中,長鞭當屬最難以駕馭的一種,它看似柔軟無骨,毫無剛猛之力,但一遇阻力,卻可在瞬間爆發出令人難以想象的反擊力。武林高手手中的長鞭驕若遊龍,天若驚鴻,長可攻遠,短可及近,總是能在看似絕不可能的方位突然襲來,給對手致命一擊。而旁觀者則往往會驚豔于長鞭迎風舞起時瞬間的醉人風采,唯有它的對手才能感受到其中蘊含的淩厲殺機。作爲一個純粹的殺手,皮耶羅的最可怕之處在于他的靈感,想象力和創造力,但是于觀球者而言,這也正是他最具魅力之處。長鞭的確比其它任何武器都更加獨特,也比其他任何兵器都具有天賦的美感,但無論如何,一旦你成爲了它的對手,那麽長鞭之美也就成爲了蘊含殺機的可怕之美。



鐵拳——克雷斯波

如果說拳頭也能做殺人武器的話,克雷斯波無疑應當是一雙鐵拳。刀有刀法,劍有劍道,而鐵拳之道在于出手幹淨利落,決不花哨,但拳拳所中,皆爲要害。在江湖中越是簡單的武器往往越是可怕,而在球場上,越是簡單的進球方式也越是容易成功。與其他武器相比,拳頭畢竟是血肉之軀,你若沒有搶先一步發現對手武功中破綻的本事,卻還要用拳頭與別人硬拼,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勝算。這就是爲什麽人人都有拳頭,但選擇以拳頭作武器的人卻並不太多的原因。在球場上的克雷斯波也許缺乏令人眼花缭亂的盤帶,也沒有閃電般的長途奔襲,但他天賦的殺手第二感,總能令自己迅速發現對手最脆弱的環節,並且在最正確的時間出現在最正確的位置,重拳出擊,一招制敵。凡是曾與克雷斯波較量過的人都不會忘記被鐵拳擊中的滋味,而也正是這雙鐵拳曾經在一年之內橫掃意甲17路豪門,成就了當今江湖第一高手的威名。



潛龍寶刀——範尼斯特魯伊

江湖中刀客無數,好刀亦無數,但是有一把潛龍寶刀,每當江湖上的俠客們提起時,都有一種莫名的敬畏。這不僅是因爲這把刀創下的赫赫威名,更是因爲它代表著一種權利和地位,猶如範尼斯特魯伊和他身後的曼聯隊,在英倫賽場無人可以取代。刀名潛龍,亮如霜雪,未出鞘時,光芒晦暗,毫不引人注目,若一旦出鞘,揚起漫天雨雪則必然奪人性命。你若與這把刀狹路相逢,最明智的選擇莫過于不讓它接近你身前三尺之內,否則一旦容他拿出必殺絕技,無論你身體如何靈活,他都會一刀擊中要害。這如同球場上的範尼,只要容他在禁區內拿球,則近在咫尺的球門就已危在旦夕。李白有詩雲:“趙客缦胡纓,吳鈎霜雪明,銀鞍照白馬,飒沓如流星,十步殺一人,千裏不留行,事過拂衣去,深藏身與名。”正是範尼的最好寫照。



戰斧——維耶裏

戰斧,剛猛無敵,鋒利無匹,用于戰場上則摧城拔寨,所向披糜,用于江湖決戰,則可以無出路處殺出一條血路。而維耶裏在球場上無疑就是這樣一把戰斧,無論對方的防線多麽強大堅固,在他面前總顯得脆弱不堪,在號稱世界上防守最好的聯賽中,維耶裏屢屢梅開二度,乃至連中三元,若無戰斧般強大的殺傷力,絕不可能辦到。若與刀劍,乃至長鞭相比,戰斧的確缺乏賞心悅目的優雅,或者令人目眩的光芒,但戰斧就是戰斧,揮動時帶起漫天血雨,令對手膽寒,令觀者心驚。凡俗之流武功縱然低微,仍可持刀揮劍,遊蕩江湖,但唯有強者,才有實力選擇戰斧。當你看到在陽光的照耀下,戰斧的鋒利邊緣映出隱隱血光之時,也許你覺得它太過殘忍。但在江湖上,無論你選擇何種武器,敗者倒下,唯有勝者被人們永遠銘記。



玄鐵鈎——特雷澤蓋

這是一柄粹取玄鐵精華鍛造出來的鋼鈎,即便是被江湖中的刀光劍影所包圍,也無法掩蓋它攝人心魄的寒光。遙想三年前的歐洲杯,在荷蘭鹿特丹費耶諾德球場如血的夕陽之下,兩大高手的巅峰之戰中,就在勝敗似已決定的一瞬間,正是這把鈎橫空出世,一招制敵,一戰成名。玄鐵鈎鈎頭狀似半圓,外表看似平鈍無鋒,實則內藏殺機,似劍似刀而又非劍非刀,對敵之時,劍法刀法確又均可借用,招式變化莫測,在對手促不及防之間,出奇制勝。而球場上的特雷澤蓋也從不鋒芒畢露,卻又處處揮灑自如,一旦發現對手死穴,一瞬間便可爆發出石破天驚的一擊。在威震江湖的十種武器中,玄鐵鈎既可兼有刀之輕靈,劍之潇灑,亦可具備斧之無情,鞭之詭秘,雖未必能排名江湖第一利器,但卻深通克敵制勝之道,江湖中人無不夢寐以求。





[ Last edited by 大聖 on 2004-6-7 at 16:55 ]
#1樓
發帖時間:2004-06-07 16:30:39   |   回複數:1
dove2001
武林高手
老毛桃winpe u盘版版告别繁琐,简单易用,一盘两用,携带方便.不需要任何技术基础,一键制作,自动完成制作,平时当U盘使用,需要的时候就是修复盘,完全不需要光驱和光盘,携带方便。电脑应急,工具齐全,最给力的帮手!
http://www.laomaotao.net/J6648
3月前 #2樓
遊客組